【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Elaine Ling和她用了18年的4x5大画幅相机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5)

UrbEx 是 Urban Exploration 的缩写,意思是以人工废墟地点的探险活动,为摄影、历史、探险爱好者所推崇。但是 UrbEx 所涉及的大多是废弃的地点,比如工厂、老屋、隧道、铁路、甚至海底沉船等,因为年久失修建筑物老化,有很大的危险性。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6)

城市探索或 UrbEx 摄影已经成为一种全球现象相机评测,废弃建筑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观众。尽管法国摄影师 Thomas Jorion 被认为是 UrbEx 的权威,但他不喜欢被塑造成一个平庸的冒险家。当然,他喜欢探索,并一直在寻找原始的地方和未被触及的地方,但精心组合的模拟结果在智力和敏感性方面都是竞争对手无法企及的。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7)

宝丽来55型胶卷

「 被遗弃的建筑中,

时间是被冻结的。」

—— Thomas Jorion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8)

她总是无拘无束地徒步旅行,背着大画幅宝丽来,在沙漠荒地间行走,在星空下入睡。

她领略过世界各地的古堡,抵达过虔诚而神圣的佛教圣地,还穿越过世界各地的沙漠。

当她开着吉普车穿越撒哈拉沙漠的马里看见一棵巨大古树时,这次的旅行突然有了意义。

没有叶子的树枝,不可思议的几何形状的树干,这种超过千年寿命的地球上最大生物之一的猴面包树让她情不自禁地陷入一场特别的旅程……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9)

Elaine Ling(1946~2016)

法国摄影师

出生于香港的Elaine Ling自九岁以来一直在加拿大居住,2016年死于肺癌。

抵达加拿大后,Elaine对自由广阔的空间感到兴奋,并开始被岩石和自然之地吸引。

托马斯·约里翁 Thomas Jorion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0)

她学习钢琴,大提琴和医药。自从在多伦多大学获得医学学位后,她实践家庭医学,在加拿大北太平洋西北地区以及世界另一边,阿布扎比和尼泊尔的各种原住民中行医。

Elaine在南非林波波地区超过9000公里的旅程中找到了9棵大树。

近十年来,Thomas Jorion 穿梭于意大利各地,探索18、19世纪颓废、摇摇欲坠的宫殿。Jorion 使用大画幅胶片相机,将这些过去的遗迹永驻于世,他称之为「 Veduta 」系列。透过他的镜头,我们得以一窥这些衰败宫殿昔日的辉煌。

继续追寻,她拍摄了6种形状古怪的树木,这些古老的树木是马达加斯加独一无二的土著。

  Veduta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1)猴面包树系列,南非,2009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2)猴面包树系列,马达加斯加岛,2010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3)

她对这些千年的庞然大物在人类邻居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很感兴趣。

Cedri, Italie, 2017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4)

它是一个经久不衰的存在,也许比代代相传的传说更古老,它的根源与日常生活紧密相连。本系列的照片反映了生命的适应力和短暂性。

这个标志性的大自然的庞然大物,对她而言,成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生命影像。

Pappagallo, Toscane, 2018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5)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6)猴面包树系列,马里,2008

一般来说,摄影中的树木都是诗意的物体,表明季节或为清晰明亮的建筑提供暗调的背景。

有时,它们只是伫立在那里供鸟儿栖息或悬挂秋千,或者仅仅作为伟大风光片的辅助。

猴面包树对Elaine Ling世界的入侵则完全是在另一个极端; 树木作为一个主体,在冥冥之中影响着它周围生命的生活。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7)猴面包树系列,马里,2008

Pensile, Italie, 2018

通常仍然富有装饰性的绘画,每个室内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慢慢地发展成混乱。捕捉这些废弃空间的个性是 Jorion 的动力之一。

其实Elaine并没有真正决定进入猴面包树的世界,是猴面包树让她陷入了圈套。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8)猴面包树系列,马里,2008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19)

Cortigiano, Venise, 2017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0)猴面包树系列,马里,2008

在世界上最干旱贫瘠的地方,猴面包树是奇迹,它们对人类的慷慨,是它们与地球的宝贵联系。

作为药用果实的供应者,作为食物或遮蔽处的提供者,这些日常生活所需的原料是猴面包树给这个星球的礼物。

由于猴面包树有一千年的寿命,Elaine给他们起名为“世代之树”。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1)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2)猴面包树系列,马里,2008

Palma, Piémont, 2010

Elaine 经常让一个来自**的人和猴面包树拍照:一位祖母,一位祖父,一个年轻男人,一个年轻女人,一个母亲,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Elaine 说,“我的照片赞美了一种亲密的共存。”这些树是在南非、马里和马达加斯加发现的。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3)猴面包树系列,马里,2008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4)

Porpora, Piémont, 2010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5)猴面包树系列,马里,2008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6)猴面包树系列,南非,2009

它们伸向高处的树枝与天空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而它们的根部则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扭曲几何结构渗透到土壤,潜入生命的历史记忆。

这些树木传来的永恒之感非常强烈。

「 起初,我拍摄它们是为了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7)猴面包树系列,南非,2009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8)

猴面包树系列,马达加斯加岛,2010

在它们消失之前保留它们的踪迹,

没有意愿的情绪,没有色彩的光,没有叶子的树枝,不可思议的几何形状的巨大树干,对人类而言永恒而无法抵抗。

这些戏剧性的大自然创作代表着不朽的威严。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29)

然后我意识到有一种美,一种美感,

伴随着形状、颜色和光线而显现。

猴面包树系列,马达加斯加岛,2010

我并不一定是在寻找被遗弃,

而是在寻找时间的铜绿。」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0)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1)

猴面包树系列,马达加斯加岛,2010

Detail, Lombardie, 2017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2)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3)

猴面包树系列,马达加斯加岛,2010

在无限的时间里仔细端详这些静止的图像,你可以感受到生命喧嚣的炽热,人类像猴面包树一样潜入人类存在的历史根源,当我们向天空伸出手臂时,大自然提醒我们仍然属于她。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4)

Livello, Piémont, 2011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5)

猴面包树系列,马达加斯加岛,2010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6)

Portello, Lombardie, 2017

猴面包树系列,马达加斯加岛,2010

除了古代**的沙漠荒地之外,Elaine Ling还喜欢寻找废弃的建筑。

这些是自然创作的超现实“装置”。影像来自纳米布沙漠的一个开采钻石的废弃城镇。

<

Jorion 用他的4×5相机拍摄周游世界寻找地方。利用自然光,他在风景中寻找抽象性或图形性。Jorion 的设备重近18磅,包括大画幅相机、镜头和配件,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也充满了回报。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7)

Détail, Piémont, 2011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8)

Line e diritto, Piémont, 2009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39)

Salita, Piémont, 2017

宫殿、花园、马萨里亚斯、避暑胜地,摄影师从北到南在意大利来回奔波了近十年,只为找到这些神秘而安静的盒子。因此,在摄影师的目光的棱镜下,这些十八、十九世纪富有民居的宏伟和建筑的壮丽得以保存。这些照片,如此沉思,用大画幅相机拍摄,邀请我们去意大利旅行,一场盛大的旅行。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0)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1)

Detail, Piémont, 2017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2)

Serpentino, Lombardie, 2016

他的作品揭示了人类脆弱和短暂的本性,让我们怀疑我们的命运是否会与这些过去的建筑相似。如果不是,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在他们的寂静中,这些空白迫使我们去填补他们过去的空白,以此来理解他们的现在。多亏了 Jorion 的工作,我们被逼着跳出眼前的圈子,开阔视野,去寻找我们每个人的未来。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3)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4)

Detail, Toscane, 2011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5)

Sognare, Tessin, 2016

时间突然被拉长,没有了路标。有一种扭曲的现在时通过这些空空如也的地方,被时间停止了,脱离了一切的激荡。大自然总是在这些永恒的、由这种存在的缺席所居住的地方占据着她的权利。然后,植被用它的根推动石头,塑造出一张新的面孔,往往更加狂野和神秘,但同样迷人。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6)

Erinni, Lombardie, 2016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7)

L'anticamera, Piémont, 2009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8)

Velum, Emilie-Romagne, 2013

舞厅紧闭的百叶窗让灰尘在夕阳的余晖中翩翩起舞,落在一盏旧枝形吊灯的吊坠上;在一间壁画装饰的房间里,古老的阿瑞欧帕格斯的仙女们带着蕨类植物和古老木材的香气俯视着我们 …… 一切都有助于一个甜蜜浪漫的梦。

【砚外之艺】 一位女摄影师,用大画幅相机丈量撒哈拉沙漠永恒之岛 | 法国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画幅相机周游世界,一生都在拍废墟,无情地揭示了人类存在的短暂和脆弱。(图49)

Fondali, Italie, 2017

打赏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扫一扫